也谈家庭教育(二)

接上文,也谈家庭教育(一)

关于家庭中的民主

我赞成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的观点:我不相信教育是快乐的,请别再以爱的名义对孩子让步。独生子女是自地球上有人类这个物种以来所出现的一个从来没有过的“亚种”。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他们和我们不一样,甚至可能完全不一样。

现在很多家庭的伦理是倒过来的,在家里不是老子说了算而是儿子说了算。我的学生中,在家里父母说了算的孩子学习成绩一般都很优秀,品行修养更高。“你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凭什么不听我的!”霸父经常这样训斥孩子,最终,这位家长就成了学霸之父。事实证明,在家庭教育中,家长中一个人说了算的家庭中,孩子成才率是极高的。所以,请孩子远离喜欢发表意见的爷爷奶奶是非常有必要的。民主自由和谐,是我们家长带领孩子共同追求的目标,民主是要实力来保证的,谁和弱者谈民主?家庭中的民主,要慢慢培养,当孩子的认知水平和家长接近的时候,才可以通过商量,达成一致,让孩子明白,民主来之不易。很多家长以民主的幌子打着爱的旗帜去教育孩子,这是放纵,一个未成年人打败了成年人,结果相当可怕

有专家说,家长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看孩子的日记。我不敢苟同,看孩子日记是了解孩子的最佳渠道,至于你怎么处理,那是家长自己的水平问题了,如果家长没这个水平,还是别看了,所有教育手段和方法,都不能绝对化。

关于学校里的严师

做一个严师,可以保证你所有措施得到有力的执行。应试教育是需要严格的,不知大家发现这个公式没有:智商不低的孩子+强势的家长=孩子成绩优秀。多少年了,我还记得我妈妈把我送到初中时对班主任说的一句话:不听话就给我打!多么朴实的育人道理……我很长时间都以为老师是可以打我的。

做好一个严师,很不容易,独生子,这一独特的种群,其基本特征是心理脆弱,所以严师往往是不受欢迎的,弄不好家长找麻烦,学生走极端。另外,学校经常搞评教评学,很多老师不敢对学生严格。还有一方面,教育专家老是在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我有这样几个问题想和大家切磋:①教学中服务重要还是管理重要?②爱学生与讨好学生的尺度怎么把握?③如何把握爱的公平?表扬太多会不会贬值?④老师的爱能不能带条件?⑤老师的爱能不能成为学生争取的奖励?

我的看法是:我会以无条件的爱的态度来看待所有孩子,但也会以有条件的爱的方法来管教个别孩子。爱也是要通过努力才能获得的,我宁愿用爱作为诱饵,来引诱后进生前进。

我认为放松管理是对集体最大的伤害。当今形式下,我认为严就是爱,是大爱:对学生最大的爱,就是把他送到名牌大学去!对学生最大的关怀,就是让他从此过上自信而有尊严的生活!(现在的孩子,因为成绩不好,他的一生要受多少屈辱啊!)

和学生打成一片而班级整体成绩很好这一现象,我只是在一些班主任的报告中听说过,我至今没有真实的见过。我觉得应该和学生保持一定距离,不能让学生看透你。法国总统戴高乐就是一个运用心理距离效应的人,他的座右铭是: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一直在追求严得有度,严得公平,严得有理,严得真诚。以理解、信任为前提,做到严格的要求和真诚的爱相结合。严的程度,就如同拧螺丝一样,要拧紧但又不能滑丝。在物理学上叫临界,那些出了教学事故的老师,就是把学生拧滑丝了,最终伤害了学生也伤害了自己。批评要见好就收,再苛刻的语言说一次绝对没事,那些把孩子逼上绝路的老师,都是对孩子多次的伤害和蹂躏而导致的。

严得公平很重要,也就是严的标准要统一,对事不对人。女生和男生,漂亮和磕碜,成绩好和坏,干部和学生,富裕和贫困……标准都应该一样。

严格不是用大呼小叫来体现的,严格体现在细节,严在班级管理的第一次。如:第一次仪表检查(严格、坚持、执行);第一次处理学生(公平、效果、影响);第一次批假(严格、关爱、规范)……班级成立之初,师生感情还没建立,所以也不存在伤感情,这是严格的最佳时机。

关于考试分数

放在最后说,是因为我不想说,因为我觉得它比前五点说的相比,太次要。但我又不得不说说它,在中国,它又是那么重要。大多数家长把分数当作教育的唯一目标,我觉得,唯一可以值得尊重的分数应该是高考成绩,在省示范高中任教的我看多了孩子分数的起伏,看多了家长的束手无策,看多了孩子的泪流满面,所以更看清了分数对家长和孩子的折磨。

还没有评论

留言


请输入算式结果(看不清请点击图片)
(必须)
写评论